无真实交易虚开增值税发票,多人获刑
发布时间:2018-07-11 17:46:34来源: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5年10月,刘某辉、郭某栋和马某然、刘某春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牟利,经与李某森商议后,采用冒用他人身份证等手段注册成立甲贸易公司、乙贸易公司、丙贸易公司。公司注册成立后,刘某辉、郭某栋通过马某然等人将公司注册资料及领取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交给李某森,由其在没有任何真实交易的情况下以上述公司的名义,大肆接受或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2015年12月至2016年4月间,刘某辉、郭某栋等人注册成立的甲贸易公司、丙贸易公司、乙贸易公司,共计接受他人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4260份,价税合计人民币2295282517.3元,税款合计人民币286140508.2元;共计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328份,价税合计人民币1989356133.39元,税款合计人民币289051747.88元。

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期间,王某冬在得知杨某娜所经营的贸易公司需要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税款后,介绍李某森通过丁贸易公司、戊贸易公司、己贸易公司在没有实物交易的情况下,向杨某娜所经营的贸易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18份,金额共计人民币50753679.36元,税额共计人民币8628125.27元,价税合计人民币59381804.63元。上述增值税专用发票均已在国税部门申报抵扣税款。

案发后,郭某栋主动投案,并规劝、陪同刘某辉投案,在陪同刘某辉投案途中,因家中有事,中途返回。刘某辉投案后,与郭某栋一起规劝、陪同刘某春投案。王某冬主动投案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退出赃款15万元,暂扣于公安机关。

马某然、刘某春、李某森、杨某娜均另案处理。

公诉机关认为,刘某辉、郭某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王某冬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均巨大,应当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刘某辉、郭某栋和他人共同故意实施犯罪行为,系共同犯罪。刘某辉、郭某栋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刘某辉、郭某栋、王某冬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减轻处罚。提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05条第1款,第25条,第27条,第67条第1款之规定定罪处刑。

刘某辉认为,其规劝并陪同刘某春投案,应当认定为立功。

刘某辉的辩护人认为,刘某辉仅仅帮助注册成立公司,没有实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刘某辉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刘某辉规劝并陪同刘某春投案,应当认定为立功。

郭某栋认为,其规劝刘某辉、刘某春投案,并陪同刘某辉、刘某春投案,应当认定为立功。

郭某栋的辩护人认为,郭某栋仅仅帮助注册成立公司,没有实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郭某栋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郭某栋规劝并陪同刘某辉、刘某春投案,应当认定为立功;郭某栋帮助注册成立公司后主动退出,应当认定为犯罪中止。

王某冬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未提出辩解意见。

王某冬的辩护人认为,王某冬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与上下家成立共同犯罪,王某冬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王某冬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王某冬积极退赃,应当酌情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刘某辉、郭某栋利用虚假身份注册公司,提供给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与他人构成共同犯罪;王某冬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法院予以采纳。

刘某辉、郭某栋在共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过程中,仅仅注册公司、领取发票交给他人实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法院认为刘某辉、郭某栋的行为仅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行为提供条件,并不必然导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发生,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当认定为从犯,结合本案具体情节,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刘某辉、郭某栋的辩护人提出刘某辉、郭某栋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刘某辉、郭某栋、王某冬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结合3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对刘某辉、郭某栋从轻处罚,对王某冬减轻处罚。刘某辉、郭某栋、王某冬的辩护人提出刘某辉、郭某栋、王某冬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刘某辉、郭某栋有效规劝、陪同同案犯投案,可以认定为“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同案犯”,应当认定为立功,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刘某辉、郭某栋及其辩护人提出刘某辉、郭某栋规劝、陪同同案犯投案,应当认定为立功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王某冬还积极退赃,应当酌情从轻处罚。王某冬的辩护人提出王某冬积极退赃,应当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郭某栋的辩护人提出郭某栋帮助注册成立公司后主动退出,应当认定为犯罪中止。经查,刑法第24条第1款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本案中的郭某栋前期注册公司等行为为其他共犯实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提供了条件,即使其自己放弃了继续犯罪,但没有阻止其他共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其他共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这一结果与其注册公司等行为具有因果性,其应当对其他共犯行为和结果负责,成立犯罪既遂。故对辩护人此点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王某冬的辩护人提出王某冬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与上下家成立共同犯罪,王某冬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经查,刑法第205条第3款规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有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行为之一的。由此可见,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已独立评价为实行行为,不从属于其他行为,法律已将帮助行为正犯化规制。在此前提下,王某冬的主观故意是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与上下家没有共同介绍的故意,因此王某冬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单独成立犯罪,不与他人构成共同犯罪。故对辩护人此点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最终,法院判决:

刘某辉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二万元。

郭某栋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已缴纳)。

王某冬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暂扣于淮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王某冬所退赃款15万元予以没收,上交国库。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三款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有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行为之一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 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包括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分子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具有其他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突出表现的,应当认定为有立功表现。